Appetites,  Book

再读梭罗:德不孤,必有邻

梭罗和雨果是我小学和初中最喜欢的作家,中学好朋友时生日我都会送他们一本梭罗的书,然而上大学之后,却是好久好久都没读过他了。

重新拿起梭罗文集读,想起小时候读它其实大部分都觉得很深奥读不懂,但我就喜欢折腾搞不懂的东西,因为不懂的问题会让我思考,陷入思考使我慢慢构建起自己的王国。

摘录段落来自《隐居》篇章:

我们是一种试验的客观物体,我对这种试验的兴趣还不止一点点呢。在这些条件下,难道我们不能离开我们闲言碎语的社会一会儿吗?——难道我们不能让我们自己的思想给我们带来活力吗?孔子一语道破玄机:”德不孤,必有邻。”

有了思考,我们可以在一种健全的观念里尽情发泄。通过心灵有意识的努力,我们能够站在高处,避开各种行为及其结果。世间万物,好也好坏也罢,像一条洪流一样从我们身边经过。我们不是抱成一团存在于大自然之中的。我可以是这条河流里的一片漂木,也可以是悬浮在空中向下俯瞰这条河流的因陀罗。我可以在剧场里看戏而备受感动;另一方面,我也可以目睹一件看样子与我息息相关的实际事件而无动于衷。

我只知道我自己是作为一个人而存在的;可以说,我就是各种思想和情感的舞台场景;我很清楚我有双重性格,凭借这种双重性格我可以像远离别人一样远离我自己。不管我的经验多么强烈,我都能意识到我的一部分分离出来对我进行批评,在某种程度上又不是我的一部分,而是旁观者,没有与我分享经历,而是对我的经历冷眼旁观;这种情形正如那不是我,也不是你。等到人生的戏演完了,它也许是一场悲剧,那位旁观者就离开了。就第二重人格来说,它是一种虚构,只是一种想象力的杰作。这种双重性可以轻而易举地让我们有时很难与别人做邻居,交朋友。


今天重新读到这些话,年岁长了经历多了思考深了感触也更多了,不变的是梭罗依旧是我的灵魂伴侣。

我经常也在想把自己当成一个旁观者,经历过的错过的一切都不可能成为永恒,而现在的我,只是我观察的那个人的过去,经历,和她的生命的载体,一种偶然的存在。行于途,应于心,旁观万物包括自己,尽情感受又冷眼世间,何尝不是种更超脱的自由呢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